亚索传-疾风剑豪:吾之荣耀,离别已久

ecf70ade225e84fc89883f11011b1b313f088c3bdb025-ZNc6Sg.jpg

回忆卷
一、吾之荣耀,离别已久
 什么样的人才会逃亡?
  又是什么样的人选择流浪?
  仇恨、背叛、无奈、失望,亦或是道不明的苦衷。
  回首往昔,亚索的目光愈加迷茫。
  五月的天,本该是明媚而悠扬的,伴随清风摇曳万物生长,蓝天白云野马相伴,那是灿烂时光的馈赠,一切的美好,却因铁骑的践踏寂静、肃杀。
艾欧尼亚的长殿里,斜阳的影子透过花窗投进房间,洒下一片昏黄。
这片历史悠久厚重的土地,曾是宁静而和平的天堂。然而今日,在这温暖的斜阳里,,却充满了一种茫然而悲凉的意味,渐渐如湿润般,无声无息地有一点点渗透弥漫开来,侵蚀了所有人的心。
寂静,时间悄悄地流泻。
数十个奇形怪状的人静立在长殿内,那,都是艾欧尼亚赫赫有名的人物,每一位都是只手可翻覆一方的霸主。然而此刻,那些高手云集在一起却没有一个人说话,仿佛怕惊动了什么似的,只是默默地看向长殿的尽头。
“嗯……”
尽头传出一声呻吟。
“你醒了。”卡尔玛收回她治愈的双手,祥和的声音回响在长殿内。
蓦然,欣喜的情感自那些人的内心流露出来。
然而卡尔玛一脸愁容,“虽然你已无大碍,但不幸的是,你已经丧失了神化的能力。”
噔!
仿佛晴天霹雳,尽管索拉卡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,但当她亲耳听到这个噩耗时,还是忍不住痛苦的泪水,悄悄地蔓延在她的脸颊。
索拉卡是神族的后裔,流淌只属于神的血液。
何谓神?神就是拥有异常强大的力量,凌驾于万物苍生之上的存在。它可以是风、火、水、土,也可以掌控光明、黑暗,天地在,神便永存。
亘古,虚空的崩塌,那些神们为了阻止异界的猛兽侵袭,舍身封印虚空之地,再后来,神遗留下的力量和虚空力量交织相融,在宇宙星辰的不断运行中,符文之地诞生了,那片古老神魔战火地带便是今天的瓦罗兰。
神消失了,但他们的血液并未中断传承,神族依然在不断追寻祖先的影子。
索拉卡的探索超越了符文之地的天空,令她能召唤宇宙星辰的力量,而她的进化也远在她的族人之上,这股力量令她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改变,她也因此以“众星之子”闻名于世。
一切都很美好,神必将再度降临于世。然而事实并非如此,所谓的绝望就是把最美好的事物摧残,在你眼中,那是一种毁灭。
诺克萨斯作为一座掠夺性城邦,是绝不允许神的存在。他们不惜重金从祖安请来了沃里克这个炼金天才,给索拉卡的族人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与死亡。
索拉卡亲眼看到自己的族人们在昏暗的空气里挣扎、嘶喊,她伸出自己的双手拉扯他们,但她仅仅是抓住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,看着那些狰狞的面目,她的心不止地滴血。身体的伤口可以愈合,但化学物质侵蚀的灵魂只能毁灭。虽然自己依靠近神的力量生存下来,但在这满目疮痍的土地上,只存留一人,却是刻骨铭心的痛,那是一种绝望,比死更可怕的绝望。
“谢谢你。”
即便是这样,索拉卡的双眼却愈发的澄澈透明,若游光闪动。
卡尔玛微微惊讶,“你……”她本已做好准备,若索拉卡为此意志消沉,她便只能亲自上阵,救助那些饱受残害的人们。她没想到的是,索拉卡的悲痛竟然转瞬即逝,那一抹光芒如雨露般润在她的心头。
在北方黑色气体涌动时,她便察觉到了神族的遭遇,待她赶过去后,那一幕,她此生不能忘却。
被怒火和愤恨充斥心中的索拉卡终于不可抑制的爆发了,她飞升于符文之地的天空,用她那把神杖召唤天庭神力,她像是一个主宰一样,俯瞰大地苍生万物,那是她的子民,也可以是她的敌人,在卡尔玛的眼中,尘封的古老记忆被剥开,远古的神在呼唤她强大的力量,涌泄世间。刹那间风云失色,阵阵寒气逼近那把神杖,神杖之上闪现星辰的光芒,符文之地的力量被抽离出来,膜拜这属于神的圣物,那一瞬间,卡尔玛仿佛看到了女神下凡,古老记忆中,沐浴心灵的神呼唤着她的心蠢蠢欲动。但她很清醒,她明白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,于是她毫不犹豫地飞向索拉卡。
作为一个近神者,索拉卡的力量太过强大,卡尔玛还未靠近,便飞了出去。
即使一个祥和的神不懂得杀戮,但要毁掉一个人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寂静的天边,突然万丈光耀,七彩的云缓缓飘来。沃里克放下他的药瓶子,向祥光望去,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在他的身上,蓦然,温柔地光芒万丈倾泻,直逼沃里克的双眼。
世间之事有因便有果,从来就是这样,每个人都逃不过。沃里克,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他将永久地变成一个狼人——一头狂暴凶残的野兽。
索拉卡轻轻挪动起身体,清澈无比的眼眸熠熠生亮,“我知道我要走的路,只要我还活着,就不会有人遭受苦难!”
她的轻吟似清风拂过,飘向远处天边。
亚索收回渐行渐远的思绪,身形一荡,削瘦的影子隐匿在黑暗中。
彼时的他,一腔热血只为卡尔玛动人心魄的演讲:
“我们都是艾欧尼亚的子民,现在,我们的土地被诺克萨斯残暴的侵蚀,我们的同胞饱受折磨,这片故土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走向毁灭。尽管大家信奉不同的道义,可在蛮横无理的诺克萨斯人面前,我们是不是应该联合起来,对抗共同的敌人。”
亚索疾步的影子慢下来,他在想自己是否该回去,配合执法议会的调查,洗脱罪名。
可是,又有谁能如此精通疾风剑术呢?
昔日震绝艾欧尼亚的剑术天才——亚索,如今也只是个逃亡者。荣誉,不过是昨日的一抔黄土,被风席卷,化作尘埃。
亚索的剑随着他的手掌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动轻鸣,他指头痉挛地收紧,愈发地用力,然而他越是收紧,往日的一切就如同沙粒般,从收拢的指间悄无声息地流走。凝视着手中长剑,他的内心空空如也,蓦然,他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滴落下来。
继续做个逃亡者,直至找到那个人。
然后,一绝生死!
0
分享 2018-11-02 09:15:44  作者:LOL知道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